<optgroup id="667y2"><em id="667y2"></em></optgroup>
<acronym id="667y2"><blockquote id="667y2"></blockquote></acronym>
<ol id="667y2"></ol>
      1. <track id="667y2"><em id="667y2"></em></track>

        <strong id="667y2"></strong>

        返回首頁

        登陸 | 注冊   呼啦論壇   舊版回顧

        在線教育新規“比想象中寬松”?小玩家或將離場

        發表時間:2019-07-17 15:24:34    來源:新京報

          7月15日,教育部等六部門發布《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下稱《意見》),這是在國家層面頒布的第一個專門針對線上培訓的規范性文件。

          2018年2月起,針對校外培訓機構的治理行動啟動,瘋狂攪動線下k12學科培訓市場。去年11月,教育部等三部門下發通知,首次明確將按照線下培訓機構管理政策,同步規范線上教育培訓機構。山雨欲來,引起不少在線教育機構的恐慌。

          時隔半年多,靴子終于落地。《意見》要求,學科知識培訓的人員,應當具有教師資格;不得一次性收取超過3個月或60個課時的費用;機構應當于今年10月31日前提交相關材料進行備案。

          《意見》下發后,猿輔導、作業幫、Vipkid等多家在線培訓機構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將按照政策要求嚴格執行,主動合規。有不少機構和投資人認為,新政比預估中要溫和、樂觀。

          業內普遍認為,《意見》對于備案、師資、預收費周期的要求,無疑將大幅增加在線培訓機構的整體成本。大浪淘沙,在線上教育幾近白熱化的角逐中,能夠活下來的一定是錢多、資源豐富的公司。而那些糧食和彈藥不夠充足的小玩家,面臨的將是生存難題。

          在線培訓機構成本將大幅增加

          根據《意見》,校外線上培訓機構需要先取得ICP備案(涉及經營電信業務的,還應當申請電信業務經營許可)、網絡安全等級保護定級備案的證明、等級測評報告等等。

          有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指出,ICP是所有正常提供互聯網服務的機構都需要辦理的,正常流程即可。而電信業務經營許可的辦理要求會高一點。

          除了備案需要的證照之外,要通過備案,在線教育機構還有教材要有正規授權、師資要有教師證、收費不能超過60個課時或3個月……“備案的要求挺高的。要求的內容很全面,而且要求在省級教育部門備案。”中倫文德律師事務所教育行業負責人姜雯律師說道。

          而對于備案的難度,賽伯樂紅杉教育投資合伙人程子嬰直言,在實際操作中,這是很難講的,新規將由各省市的教育廳、教育局去具體執行,而各地對政策有自己的解讀。“有可能這是個很難辦的事。”

          對機構來說,教師的規范認證,將是直接導致在線教育機構成本增加的要素。“這都是成本。”程子嬰表示,受新政影響,在線教育的教師人工成本、運營成本都會大幅提高。

          長期以來,在人們的認知中,相比線下教育而言,線上教育的優勢在于客單價低。程子嬰認為,新規之下,一些機構可能會迫于成本提升以及現金流壓力考慮提價;而這樣一來,消費者就會重新考慮線上課程的性價比。

          師資要求沖擊在線語培等細分賽道

          除備案要求外,對機構人員的規范是也《意見》中的一個重點。《意見》明確,校外線上培訓機構的師資隊伍應相對穩定,對于從事語文、數學、英語等學科知識培訓的人員,應當具有國家規定的相應教師資格,要在培訓平臺和課程界面的顯著位置公示培訓人員姓名、照片和教師資格證等信息。

          記者瀏覽學而思網校、猿輔導、作業幫一課、三好網官網隨機查看,大部分教師公示了教師資格證編號;學而思網校和猿輔導還標注了正在考取教師資格證的進度,如“已通過筆試”“已通過考試,待領取證書”等。

          而記者未在掌門一對一、海風教育等官網的顯著位置找到教師資格證相關信息。

          據悉,2018年下半年起,教師資格證考試多個省市報名人數猛增,背后的一大重要原因正是教育部將教師資格證列為培訓機構教師的必備條件。

          記者了解到,教師資格證面試的自然通過率大概有30%到40%。這意味著,能通過考試的人數是有限的,還會有大量老師面臨著無證狀態。

          有相關從業人士表示,在線一對一受影響比線上班課更大。對線上機構來說,快速的學員增長,必然導致大量的師資需求, 而1對1模式中,一個老師能帶的學生是有限的,所以會有大量的非專業老師存在。

          另外,《意見》中“不得聘用中小學在職教師”這一條,像大學生兼職家教這類高度依賴兼職教師的教育機構將有可能受到較大沖擊。

          不止學科培訓人員,《意見》對于聘用外籍人員也給出明確規定:“外籍人員提供學習和工作經歷、教學資質或教學能力說明”。而這一條,直接關系到以外教為主要教師供給的在線語培類公司。

          姜雯表示,這一條只是規定要披露外教的背景信息、學歷信息、教學經驗等,對于資質沒有提得非常明確和嚴格。

          收費周期限制影響機構現金流

          這個暑假,對各大K12在線教育機構來說是關鍵“戰役”。有媒體報道稱,為了搶奪今年暑期的招生市場,在線教育“三大金剛”學而思、猿輔導、作業幫每一天的廣告投放平均達到1000萬元人民幣。

          顯而易見的是,機構們暑期一個普遍玩法,是通過暑期的低價課來引流,往往與秋季課程甚至更多課時做捆綁,吸引家長續報,因而機構愿意為了暑期獲客而下大力氣做廣告營銷。

          機構之所以希望家長購買這種長時間、多課時的產品,除了能夠保證機構的現金流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防止續購時產生跑單。程子嬰分析,一個客戶一次性購買一年或者兩年的課程,那么機構起碼在一段時間內不用再去擔心銷售、不用再為讓這名顧客復購而做努力。“因為在復購的過程中一定會有客戶的流失,任何一個機構也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復購率。”

          而《意見》明確了在線培訓機構的收費周期——一次性收費不能超過60個課時或者三個月。超過3個月或60課時的課程無法再售賣,機構們的美好愿望很可能會落空。有人感嘆,新規有可能導致在線培訓機構們暑期日均千萬的廣告打水漂。

          此外,記者采訪到的多名教育行業投資人均表示,這會直接對在線培訓機構的現金流產生影響。程子嬰表示,尤其對中小機構而言,會是一個致命性的打擊。

          “之前的收費模式都不是特別健康,都是預收費,所以慢慢也在規范。”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行業投資人表示,雖然政策有規定,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機構會有各種各樣的操作方法和規避路徑。例如,給家長一個比較大折扣力度,要求預付費一年,但簽四份合同;或者“買三贈N”……“就是打擦邊球,當然肯定也存在風險。”

          頭部機構更容易活下來

          新規出臺后,有機構表示,合規難度不大,“畢竟去年我們就開始準備了。”政策還給機構留有一定的緩沖時間,讓機構老師有時間去考取教師資格證考試。不少業內人士認為,從整體上看,政策對在線教育記過還是包容和鼓勵的。

          中文在線文化教育產業投資公司投資總監沈圣易表示,這個規范意見其實一直在醞釀,里面的內容也是可預期的。線上跟線下肯定要有協同性,隨著線下的規范制度建立,政策一定會慢慢轉移到線上來。

          “一些初創企業也拼不起。”沈圣易稱,大機構的抗風險能力肯定比小機構大,政策出臺會漸漸清退一些中小型以及競爭力差的機構。

          程子嬰認為,頭部企業不管是在品牌上、資源上還是在經濟實力上,都足以支持完成合規,反而是中小的機構實力不足、資源不足的機構,才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這樣的政策也給一些機構帶來機遇。姜雯認為,做正版教材授權的機構可能會有一些機會;此外,做線上AI的機構會有一些機會,因為需要教師、外教數量不多,合規工作量相對較小。(記者 馮琪 方怡君 高楊 校對 吳興發)

        編輯:施華瓊    

        推薦閱讀 »


        很很鲁2